2017高礼北美哈佛论坛圆满成功——价值投资,重仓青年创造力
  2017-06-20 浏览: 4 点赞: 0
高礼人在世界舞台开始展露头角!

“2017高礼北美哈佛论坛”于4月22日在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举办。此次论坛由高礼研究院北美举办,并得到了高礼价值投资研究院、高礼研究院、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以及哈佛中国论坛举办方的大力协助。本次论坛由高礼北美创始人之一,现就职于JP Morgan的邸安娜主持,高礼北美一期、二期英才参与并协助活动组织(详细英才风采请见下期报道)。本次论坛得到中美两国众多投资界著名人士参与演讲或者专题讨论会,共同就价值投资、创业心得以及未来创业方向等话题给出了他们的看法。论坛共吸引近百名来自世界各地人士前来观摩。

(与会嘉宾合影)

 大卫·史文森 (David Swensen),

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兼高礼价值投资研究院名誉理事长 

论坛初始,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兼高礼价值投资研究院名誉理事长大卫·史文森先生 (David Swensen) 通过录像表示了他对论坛的支持。同时,史文森先生也根据他多年的成功投资经历,给出了一些建议。史文森先生认为,一个投资者如果想要成功,有七个因素是必不可少的:“1. 好奇心 (Intellectual Curiosity),因为几乎任何事情、任何地方都可以对市场产生影响;2. 纯粹的聪慧 (Raw Intelligence),因为你需要是个聪明的人 ,或者至少比你的对手要聪明;3. 自信 (Self-Confidence),因为当你做出一个买进或卖出的决定时,你实际上是预判市场是错的;4. 谦逊 (Humility),因为有时市场又是对的;5. 职业道德 (Work Ethics),因为你在同其他同样十分勤奋工作的投资者在竞争;6. 判断力 (Judgement),因为仅仅把正确信息收集起来是不够的,你需要给出一个正确的结论;还有7. 激情 (Passion),因为如果你不爱你正在从事的事业,你最终将会失败。”录像最后,史文森先生表达了对张磊先生的敬佩之情:“很多年前,张磊先生是我在耶鲁大学的学生,今天,我和你们一样是张磊的学生。



邱国鹭,高毅资产董事长

高毅资产的邱国鹭先生也通过录像简要地讲解了他对价值投资的解读。邱国鹭先生解释说,价值投资就是通过分析公司现有的利润、资产以及现金流和发掘未来的成长空间,来确定价值被低估的优质公司,并进行投资。因为发掘未来的成长空间其实需要很强的行业洞察力和认识,而这些都需要时间的积累,所以邱国鹭先生建议在座的听众们可以趁在校的时候先打好财务分析和基本面研究等方面的基础,再通过之后的工作获得进一步的成长。最后,邱国鹭先生介绍了高瓴资本发起的高礼价值投资学院,并欢迎金融从业人士中的有志之士加入探讨。

詹姆士·诺尔特教授 (Professor James Nolt),纽约大学

在主持人邸安娜对大卫·史文森先生和邱国鹭先生的寄语进行简短的总结之后,介绍了高礼价值投资研究院的成立背景和设立宗旨,鼓励对价值投资感兴趣,同时希望回国进行金融学习和金融实践的同学们,积极参与这个项目。随后,纽约大学的詹姆士·诺尔特教授 (Professor James Nolt) 正式开始了主旨演讲。

诺尔特教授在中国南京邮电大学国际学院担任过7年的院长职务,因此他对于中美之间的教育差异有着深刻理解,从而对价值投资在不同文化下的解读有着个人心得。一般人对价值投资的理解是通过对量化信息的解读来得到低价买入的机会,然而量化 (quantitative) 的信息都是公开的,其他投资者也能轻易得出相同结论并加入竞争。这种情况下,对一些质 (qualitative) 和战略 (strategic) 的层面上的发现—如诺尔特教授所说,“发现别人所不能发现的,不单单是看到趋势,还有反转和改变的可能”—对寻找内在价值 (intrinsic value) 就显得尤为重要。然而,中国的商学院尤其强调了对量化手段的重视,试图用一种线性思维来模式化地预测未来的发展—这已经偏离了价值投资的本质,因为商业世界是由人,而不是机器,所组成的。人的参与,就注定了有买家和卖家的存在,那么市场的走势也就是这两股势力相抗衡后的产物;这种情况下,单纯地把市场考虑成一个自己运转的机器就是极其不合适的。因此,诺尔特教授希望中国学生在不论创业还是投资时都能够跳出线性思维,并从中国的传统文化,比如孙子兵法和道教思想,之中汲取新的想法。最后,诺尔特教授通过自己从工程师一路转向中国大学教授的经历,建议希望获得创业经历的人,“如果你能看到一些别人所不能看到的机会,就算成功的几率很小,你也应该义无反顾地去尝试。”

之后,易思汇联合创始人高宇同,牛犊创投创始合伙人王静远,以及Fusion Fund创始合伙人张璐先后介绍了自己的经历以及各自公司。专题讨论会正式开始。

从右到左:邸安娜,主持人;高宇同,易思汇联合创始人;王静远,牛犊创投创始合伙人;以及张璐,Fusion Fund 创始合伙人

邸安娜 Anna:

第一个问题是就是希望几位嘉宾聊一下他们当初创业的动机。

 

高宇同 Tony:

高宇同解释说,他的动力来源于发现在中国境内向海外学校缴纳学费的业务不曾被人注意。由于中国传统观念对服务业和小规模行业的轻视,民众和VC对这一业务的市场规模和盈利前景都是抱着消极看法。但是他通过调查,意识到海外中国学生在过去20年中对便利的学费缴纳方式有着持续的需求。同时,大量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而富裕起来的家庭能够支持他们的子女追求除了金钱和前途以外的个人梦想,从而为该行业提供了大量增长的需求。所以高宇同希望能够通过他的努力来改变固有的观念,同时他也建议创业者可以考虑更加细化的市场并获得成功。

 

王静远 Sam:

而牛犊创投创始人王静远讲起他的创业动机时,他有些出人意料地提出自己并不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王静远在创办牛犊创投前,已经有过6次创业经历, 然而他强调,“在之前的每一次的创业中,我都不曾接受风投的资金, 以避免因为没有充分确定自己的能力而导致投资方资本的损失。”他认为, 这样的做法可以让企业尽早盈利,同时有机增长亦可大幅减少企业资金链断链的风险。 王静远最早的“第一桶金”来自于他高中时代通过从事电脑技术相关工作挣得的一小笔资金, 因而他主张在做出创业选择时,需要清醒地认知自己在当下的能力边界与优势,并思考已有的资源在合理条件下能够创造的最大价值。回顾之前在一家风投公司的实习经历, 王静远总结道,“最好的创业公司需要的不仅是资本的支持, 更需要来自投资方的建议指导和资源链接。”他由此联系到自己的风投基金。尽管在目前,他们的基金规模和能力都有限, 但是通过细心整合身边的人脉和资源,他们对为己方的投资组合公司提供足够人力物力支持十分有信心。

 

张璐 Lu Zhang:

张璐,作为Fusion Fund 的创始合伙人,用 “走典型路线——从研究者,到创业者,再到投资者”来总结自己的职业历程。 回想五年前的创业动机,张璐说当时只是期待自己能够把握机会尽力做出一番成就。作为一名科技领域的探索者,张璐相信科学技术所蕴含的巨大能量。但是当张璐意识到自己的科研成果通常需要数十年才能有实际生活应用价值后,身边创业者的鼓励使她决定转行成为一位科技领域的创业人,从而有机会运用资本的力量使优秀的科学技术更快地服务大众。张璐强调投资者是否能够与创业者之间创造出良性的互动和价值取决与投资者对自身的定位。尽管在硅谷,风险投资常常被认为是一种会对创业者产生阻碍的负面资本力量, 然而张璐指出,在现实中,还是有很多有抱负的风险投资者们—他们愿意在早期全力投入,诚心理解并欣赏创业者们的自身价值,并且能够动用自己的资本与资源,已达到帮助创业公司快速成长并取得长足成功。

 

邸安娜 Anna:

如何培养创造力以帮助实现目标和应对风险?有什么过往经历或榜样帮忙塑造了你的创造性思维?

 

高宇同 Tony:

高宇同回忆起在早期与一位重要投资人的对话。投资人说,他在早期所看重的并不仅仅是易思汇在当时的业务规模量,更重要的是这个商业模式所具有的巨大的想象空间(Imaginary Room). 这位投资人不仅拨给了易思汇充足的资金去不断地做商业尝试, 同时,作为高宇同的导师,他在商业模式的搭建上亦提供了大量指导和构想。关于创造力的激发除了需要与导师们做大量的沟通以外, Tony更强调大量且广泛的阅读亦是必不可少。他以埃隆马斯克和比尔盖茨的成功经历为例,指出两位都曾在童年时阅读了大量有关于”太空探索”的书籍。这些关于太空的想象一直伴随着他们成长直至成功。在他们拥有了大量充足的财富后, 便利用手中的资本对太空领域的科技展开了研究。高宇同总结说书籍不仅可以担当人们的导师,更重要的是可以丰富头脑,甚至会在潜移默化中塑造读者的人生轨迹。“想象空间”因此是非常重要的。

 

王静远 Sam:

承接Tony的发言,王静远特别指出导师们(mentors)对自己成长和创业产生的重要影响, 并且分享了两个故事。第一个是有关于两年前与xx公司高管A的深入谈话所给予他的重要一课。在接收到美国黑岩公司(Blackrock)的录取信后,因为担心自己工作经验不足, 他曾考虑过先进入这家大规模且规范的投资机构学习运作公司的相关流程,尽管他本人更希望直接成为一位创业者。A作为他的导师,启发他“可以考虑邀请已具有丰富经验的专业人士作为合伙人。”以更直接的方式启动创业,而非必须首先进入大公司工作以获取经验的原始积累。 第二次重要的启发是来自导师朱波(创新谷创始人)。在王静远进入投资行业初期, 因为非常十分看重自己承担的“信托责任/诚信义务”(fiduciary duty),而曾在所必需面对的投资风险前过度犹豫,难以做出投资选择。朱波劝导他“要时常看淡并放下自己过往的成绩, 只有保持空杯心态, 不断去接纳尝试新事物,才可能收获新的发展。

 

 

张璐 Lu Zhang

张璐则首先强调了“好奇心”对于创造力开发的重要性。根据她对身边创业者和成功投资人的观察和分析, 包括”爱好求知,”“不断尝试,”“勇担风险”等在内的性格特征都是塑造“创新力”的有利因素。创业者想要获取商业的成功, 除了“创新力”外, 还取决于是否具有优秀的收集及提炼信息和有效将信息用于相关产业的能力。张璐在硅谷所体验到的的另一宝贵收获是“整个社群警惕和杜绝偏见”的良好创业氛围。在硅谷, 创业者总有充足灵活的环境与空间去打破常规,不断尝试进行颠覆性的创新。“如果你有一个想法可以对现有技术做出很好的改变, 硅谷其他的投资人和创业者都会愿意虚心向你学习,甚至为你提供帮助,”张璐说,“这种大家之间相互学习的氛围是最为宝贵的。”张璐特别强调,保持“创新力”在和成为一名企业家之间并不可以直接画上等号——这是两件不同的事情。一个人并不必刻意以“改变世界”为目标而创立一家公司,因为创造价值的办法总是多种多样的。

 

邸安娜 Anna对王静远 Sam:

作为年轻的创投人,对于同样是年轻人的创业者来说,你最看重的特质是什么?

 

王静远 Sam:

“我喜欢不睡觉的人。”王静远开门见山地回答。他强调自己十分看重效率,譬如希望自己所投资的创业团队有能力把其他团队需要花费近1年时间完成的任务量可以在数月内完成。他说不同于常规的职场晋升, 对于创业者来说, 抢占时间和市场先机是十分重要的。

 

邸安娜 Anna对王静远 Sam:

可以说一下你最近感兴趣的创业公司,以及它所打动你的地方?

 

王静远 Sam:

我们要投的FociAi(音译)是一家由两位知名斯坦福教授创办的致力于改善中国环境的空气净化器制造创业公司,其中的一位教授Di Zhu拥有超过二十年的相关研究经历, 而另一位教授是世界最好的物质材料学家之一。他们发明了一种空气净化器,可以被直接安置在高温的汽车排气系统之后,大幅度降低PM2.5的排放量。

 

邸安娜 Anna对张璐 Lu Zhang:

可以分享一些你遇到的好的创业想法吗?

 

张璐 Lu Zhang:

最近吸引到我的一家创业公司叫做ParaJavas, 做的是 “人脑-机器交织”(brain-machine interface)技术。埃隆马斯克在近年亦对此类衔接人脑与人工智能设备的科技公司做了不少的投入和布局。张璐早在两年前就开始投资这家公司,而现在公司已经发展到了关键阶段。令人激动的是,最近这家公司刚刚获签了200亿美元的投资合约,这使得我们离“超级人类”的诞生更近了一步。另一家张璐所投资的公司位于美国东海岸, 创始人是以一位少数族裔移民。他发明的技术可以对不同种族语言甚至是方言语音和内容的分析,从而提升不同族群的人们使用语言交流沟通的效率。

 

邸安娜 Anna对高宇同Tony Gao:

你怎么应对竞争,怎么看待你的竞争对手?

 

高宇同Tony Gao:

这是一个好的问题,许多人都问过我。比如万一支付宝进入这个领域怎么办,你会怎样应对,你的竞争优势是什么?事实上我和他们想的不一样,我很重视竞争者不只是因为我们的竞争关系,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合作的机遇。在过去曾有人问我你们的服务在和许多银行竞争,包括一些市场转型者,你如何与之竞争。他们能提供低价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渠道,他们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因为他们的供应链更有优势。我想的不是和他们竞争而是和他们合作。在硅谷有个很流行的词语叫做unfair competitive advantages(不公平竞争优势),创业者需要思考什么是他们的不公平竞争优势。比如我们,如果你想做学费支付你需要跑到一个个学校去进行商业洽谈,我们在2年半的时间造访了8个不同的国家1500所学校。我们和他们签订了合约,一开始的时候非常艰难。我们知道银行不会做这个业务。即使银行想做他们也要花上同样的时间去联络学校。如果我们帮银行把这些艰巨的任务都完成了,带着成熟的产品到银行借用他们的渠道寻求合作,银行会很感激我们所做的,我们的顾客也很感激我们带来了物美价廉的服务。所以目前我不担心竞争。我知道新进入的竞争者也需要花两年半时间去做这些工作打开市场。我们前期所花费的精力就是我们的不公平竞争优势,我们用这两年半做市场营销,去引导市场,使我们成为了行业的先驱。当人们想用学费支付服务他们第一个想到的会是我们,这就够了。即使支付宝和其它支付巨头进入这个领域,他们比我们聪明,他们会进行成本核算,当他们发现易思汇的估值比他们自己进入这个市场所要花费的资金少,他们会投资我们而不是和我们竞争。如果你去看看支付宝的全球商业策略,他们并不关注国际学生市场,这个市场太小了只有150万潜在用户。在中国,支付宝的目标市场有着超过10亿的用户。所以他们会选择与行业领导者合作。我很感激竞争者,他们推动我们公司去提供更好的服务,更重要的我看到了潜在的合作机会。




丹华资本中国区CEO 张大地(左一)与丹华资本创始人张首晟(左二)

邸安娜 Anna:

我们有请今晚的神秘嘉宾,张首晟教授,和Johnny Zhang (张大地)。我们知道,张教授是今天早上创业大赛的评委,他在物理行业有超过20年的经验,他的量子自旋霍尔效应获得了物理界的富兰克林奖,他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好的物理学家之一。最近两年他创办了自己的风险投资——丹华资本,有不错的表现。

 

请问:张教授您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帮助他们更好的学习以及创业?

 

张首晟教授 Professor Shoucheng Zhang

首先很感谢邀请我们来这次论坛。我四年前创办丹华资本,肩负使命要架起两座桥梁,一座是连接中美,一座连接科技与投资。这也是这次哈佛中国论坛的主题。我在斯坦福物理系任教,同时从事天使投资,因此对科技项目很感兴趣。架起科技和投资的桥梁有两个意义:其一我们积极投资于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领域。第二,我们致力于将科技思维运用到投资中。这是我们独特的地方。我们称之为从第一定律角度思考问题。我们认识到世界的知识在膨胀,科技运用也不断在革新,但是科学原理仍然适用与不同领域。我自己从事的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将数学应用到材料科学,将大爆炸理论应用到绝缘体制造。自然界的规律是相通的,因此我们希望将这些科学思维应用到投资领域。另外一座我们希望连通的桥梁是中美间的合作,硅谷创新引领全球,中国又有广阔的机会,这是令人激动的时代。两国的经济体发展不是独立的,因此存在着大量连接中美市场的机会。但是事实上要做好投资是非常艰难的,你需要天赋去胜任双重角色,你要被中国市场所信任,还要获得美国市场的尊重。我获得过许多物理界的奖项,比如富兰克林奖章和国际理论物理学中心狄拉克奖,成为了美国科学院院士。这次来到波士顿我很有感触因为我第一次向美国科学院介绍我的研究成果就是在波士顿。因为在清华大学任教我常常往返中美,之前我是中科院的成员。我认识到这是我的使命为建立中美共同的生态系统做贡献。在科技和投资领域我们有更大的使命去完成。科学和技术的创新永不止步,现在这个时代有最好的资源,也有比历史上更好的机遇。游戏规则已经改变了,中国会扮演重要角色。面对巨大的机会我难抑激动。我们公司投了一家哈佛和MIT学子联合创办的公司叫FAI,他们用机器学习应用到病理学的研究中。所以在现在做投资你不知要懂市场懂大数据还要懂领域知识。FAI创始团队成员是病理学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博士。波士顿地区引领生物技术的发展,所以我们看好人工智能在生物科技领域的应用。也希望通过这些论坛和会议的机会连接更多这些领域的有识之士。

 

张大地 Johnny Zhang:

我的经历主要是在金融界,我在中国工作了7年,6年在基金公司,再到斯坦福商学院,普林斯顿校友基金会。我很高兴在这分享我的投资经历。我认为耐心非常重要,我在普林斯顿校友基金会工作的第一天,CIO让我读一个工作备忘,我希望从研究里面找到投资机会,但事实上1/3的内容都在讲人。找到对的人比你需要做什么,什么时候做更重要。好的投资需要耐心。第二,技术模型重要,盈利模式重要,但你要更关注创始团队。他们怎么解决股权分配,怎么合作处理问题。好的团队是成功的根基。

 

邸安娜 Anna:

张教授建议创业的青年学子怎样起步?

 

张首晟教授 Professor Shoucheng Zhang

一定要独立思考不要随波逐流。你们当中很多是学生,马上要毕业,走出校园就很难坚持系统性的学习。世界变化很快,不管你做什么你最好都要结合新的科技,所以你一定要从大学养成独立学习,终生学习的习惯。我遇到不会的东西会从网上下载资料,下载课程然后挤出时间学习,比如出差的时候在飞机上看Youtube学习视频。学习是终身的事情并且永远感到不够。

 

邸安娜 Anna

Johnny你现在负责丹华资本的中国事务,并且你有中国资本市场多年的经验。对于想回国内从事投资或者创业的年轻人,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张大地 Johnny Zhang:

请加入丹华资本!我们正在积极地招聘。关于投资我们认为要回归到价值投资,最简单的逻辑。

 

在完成专题讨论会之后,Uber中国创始团队成员谈婧也通过视频向在场听众讲解了一些她对共享经济领域发展与创业机会的个人见解。


谈婧,Uber中国创始团队成员


谈婧:

我很荣幸参与哈佛中国论坛和大家分享我的经历和见解。我是谈婧,优步中国创始团队成员,我现在是互联网模型和创业学的研究者。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中国的共享经济,以及一些这个领域创业的建议。共享经济在中国有两次浪潮。第一个阶段是O2M,online to mobile, 例如优步和滴滴。这之后有许多行业都在进行O2O革新,例如餐饮,租赁,美甲行业,他们的商业模式都很简单。我们现在能看到第二个浪潮在租赁行业,比如摩拜单车和OFO,这些单车共享企业他们的本质是租赁。未来这些企业的估值会和传统行业或者互联网行业进行比较。现在许多传统行业也在学习建设平台,他们把许多业务移到了平台上。互联网就像基础设施,共享经济也会成为基础设施。所以如果你想在共享经济领域创业,你应该做什么呢?这有些很有前景的方向,第一,教育和知识共享;第二是租赁行业;第三是奢侈品行业。现在中国在进行消费升级。国人们有钱的但不知道怎么投资怎么消费,拥有这些知识的人就会获得优势。这有很大的价值,人们愿意为其买单。第二,租赁行业,比如airbnb,在中国变得越来越流行,虽然在美国已经很成熟了,但是在中国,它还处在早期阶段。因为这个市场还不成熟,以及需要引导教育中国消费者,让他们愿意居住在陌生人家中。我们能看到一个明显的趋势,这个习惯已经在逐步养成了。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这种模式,因为低廉的价格或者独特的体验。中国的酒店业正在整合,当中国消费者没有更多低廉的旅馆可以选择,airbnb会脱颖而出。所以在过去的两年,租赁行业发展迅猛。第三,我们知道优步和滴滴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价格大战,当它们合并后人们认为垄断就是结局,但其实这个行业现在离稳定格局还太远。根据我的研究,未来这个市场会被分为两层,一个高端服务二是公共服务。现在大部分共享企业都在这两个层次之间,所以这里蕴藏着大量的机会。在中国,如果你有兴趣在这个行业做出一个改变,你能做出成就。如果你准备好开始创业了,记住一定要和有行业经验的人合伙,为什么很多O2O企业会失败因为他们把这个行业想的太简单了,团队不了解这个行业。即使像租车和外卖,这有很多特别的行业经验,如果你不是很了解这个行业,你会为此付出高昂的学费。时间成本或金钱成本有时是负担不起的。所以,请找一个有行业经验的合伙人。现在我在从事投资,包括共享经济行业,如果你对这些行业有兴趣请微信联系我。

 

当天的高礼“价值投资——重仓青年创造力”论坛得到了与会者的热烈响应,会后参会人员与嘉宾又进行了深入的讨论。此次论坛的成功举办举办是高礼研究院“重仓中国未来,ALL IN 青年英才”的宗旨的具体体现;我们的愿景是与“杰出企业、杰出企业家、杰出创新创业者”这三所森林共同成长,让时间成为未来青年企业领袖的朋友。